当前位置:永利皇宫 > 人才培养 > 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,让更多人知道了中国芯片产业上的

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,让更多人知道了中国芯片产业上的

文章作者:人才培养 上传时间:2019-12-21

原标题:投资热潮对集成电路是好事还是坏事?

图片 1

“半导体本来是一个非常寂寞的产业,最近两年突然成为一个明星产业,外部的大量资金都涌入进来,包括做互联网的资金、房地产的资金现在全部都涌入到这一产业中来,说起来是有利有弊,但从这两年来看的话就是弊大于利。”某位嘉宾在最近举办的2018第二届集微半导体峰会的发言,揭开了半导体投资的“潘多拉”之盒。对半导体投资的趋之若鹜,到底会引发怎样的漩涡呢?

中兴通讯被美制裁,中国芯片产业受人钳制,大众纷纷为“中国之芯”为伤。原本不为大众熟知的半导体行业推到前台,整个产业的专家、研究人员、创业者、投资人都希望为中国的芯片伤痕开出相应的“处方”。

图片 2

此次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,让更多人知道了中国芯片产业上的“硬伤”。需要补充的是,芯片是半导体材料中最具有商业价值的一种,而一块芯片的生产可以简单理解为,将原材料的单晶硅棒切割成晶圆,并在晶圆上做集成电路,从而生产出芯片。芯片所在的半导体行业的产业链分为三大块:上游是半导体原材料;中游包括芯片集成电路的IC设计、制造、封测三大环节,属于核心环节;下游是各类市场需求,包括终端电子产品,包括手机、汽车、通讯设备等。而目前中游环节的“芯片制造”正是国内芯片产业的薄弱环节。

资本的作“恶”

近期,第二届2018集微半导体峰会在厦门海沧隆重举行,而本次论坛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的集成电路如何发展。

资本对于半导体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运用资本的力量,半导体企业可以加强研发、进行并购、加快整合,但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半导体投资乱象,对产业的发展或许产生了反作用力。

“热钱”无法解决集成电路产业的根本问题

湖杉资本创始人CEO苏仁宏在接受《集微网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随着大量的政府基金和热资本进入,导致半导体业很多项目是由资本驱动而不是应用或技术驱动的,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。而且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,盲目建产业园区,重复上项目,但产业是不需要重复的,这会导致一连串问题,对产业发展长远来看是十分不利的。他还悲观地说,看不去这已不可阻挡。

近年来,企业、地方的基金推高了集成电路行业的热度。根据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统计,截止2017年6月,由“大基金”撬动的地方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达5145亿元。截止到2017年12月,全国地方政府在半导体产业的资本总投入超过3300亿元。

而且,现在资本热钱纷纷涌入,难免鱼龙混杂。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就表示,在美国没有好的IP融不到钱,但在中国因为钱特别多,有一些公司可能没有干净的IP,甚至可能还有官司,还能拿到融资,这是一个很奇葩的现象,而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会导致今后更没有人愿意去创新。在半导体产业,如果不尊重和保护IP,未来一定会尝尽苦果。

来自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认为,热钱无法解决产业根本问题,在集成电路产业受到空前关注,大量热钱、投资涌入的当下,更要静下心来踏实发展。

同时,国家大基金或政府的所谓补贴,大都集中在“明星”企业,这也引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恶果。苏仁宏说,大企业拿到很多补贴资助之后,无所谓是否从市场赚钱,于是就低价销售,让市场走向恶性竞争,这对产业是极大的伤害,特别是市场化的中小企业。

“看似热闹不差钱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、企业依靠自身实力的研发投入、规模化投入严重不足。”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王汇联指出,从发展阶段来讲,整个产业不差钱,但却出现了资源错配的问题。这种资源错配同时带来另一个麻烦:就是过度的资本炒作。这种炒作不利于企业的技术转移,技术积累,人才积累和品牌积累。

企业的选择

而随着集成电路行业的大热,也迎来跟多初创企业的进场。集微网创始人老杳称:“这两年随着更多资本的介入,新一代的创业者获得资金的成本会更低,起点也会更高,让整个产业生态发生更大的变化。”例如AI领域,一个好一点的项目还没有做出产品,A轮估值就已经达到几亿美元了,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半导体行业的投资门槛。因此,王汇联建议称,对于企业而言切勿盲目跟进,特别是初创型的中小企业进入这个领域一定要慎重。

而对于“苦钱久已”的半导体企业来说,面对纷至沓来的资本,尤需冷静选择。

而近期出台新规,对银行股权投资有跟多限制,融资难的问题会很快发生。因此,元禾华创陈大同称,今后企业融资会更难,而行业企业的估值也会趋于理性。

首要考量的是如何让资本与企业共成长,从汇顶的案例中或可有所启发。张帆表示,“2010年融资时有很多投资机构,有一些出的价钱比联发科还高,但我们却选择了联发科。而原因就在于联发科理解半导体产业特征,不会一年半载就索要回报。做IC设计肯定不是短期就能见效的,汇顶希望找到和我们有一致战略目标的投资者,这是最重要的一点,这样的合作才有可能成功。”据悉,联发科投资汇顶时,当时一股是一元多,上市之后联发科回报大概是600多倍。

而因为热钱涌入,投资跟风、项目估值过高,这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情。因此,“呼吁理性投资,不跟风、不凑热闹、不追星,拒绝虚高估值”成为了更多集成电路企业和投资基金的共识。

而且,更多钱的融入也意味着有更多的股东参与。张帆提及,某个公司在最近两年中融了三轮,股东大概有20多家,而有这么多股东的话,当公司要做决策时如果要和所有股东进行沟通的话,做决策的效率就会很低,企业一开始就要从战略的角度来思考这一问题,而不是盲目的为“钱”让路。

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认为,他们一直在找能够理解这个产业特征的投资机构。如果它不理解这个产业的投资规律的话,也许它半年或者是一年以后,就会向我们要回报了。但做集成电路设计肯定不是很短时间就能够见效的。因此,在他看来,双方有长期的共同的战略目标,这样的合作才有可能会成功。

而在企业估值一浪高过一浪的狂欢下,企业都没有余力注意到“灯下黑”。中芯聚源总裁孙玉望深有感触地说,现在有很多企业因为受追捧将估值抬高,而当一两年之后业绩没有达到投资人需求时,投资人就会施加很大的压力,而公司此时再融资还想维持现有的估值已经不可能了,只能被迫降低估值融资,那时候对企业的伤害远远大于前一轮,下一步的发展也会遇到大问题。对企业来讲,一定要保持理性,要抵挡住这个诱惑,将估值放低一点,引进的的确确对公司有帮助的投资方。

行业需要加强保护知识产权

价值链的重构

在集成电路领域,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样是关键的一环。瑞芯微董事长励民表示:“我们要特别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。当我们人的工资很高,知识产权不能保护,人家就不愿意来,就像中美摩擦有很大的焦点就是知识产权保护很大的问题,政府机关都有各个办公室,但是没有这方面做很好的工作。如果人才不集中起来,而且知识产权不保护,人家也不会来,这样的话就会影响产业。”

如今半导体业正面临着新的变局。系统厂商在改写环环相扣的深度分工模式,矿机、物联网、AI等智能硬件新物种的出现让芯片设计不再“萧规曹随”,而深度引发的将是产业链的重构。

但在国内集成电路行业投资角度来看,IP并不是获得资本的必要条件。张帆补充说:“在美国如果你没有好的IP是融不到钱,在中国因为钱特别多,就是有一些公司可能有干净的IP,或者是身上可能还有官司,它还能拿到融资,这个也是一个很奇葩的现象。但是从资金的角度来讲,可能希望寻求的是最快速的回报。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会导致今后没有人去创新。”

苏仁宏对此表示,这不仅包括产业形态的重构、价值链的重构,还包括资本的重构等。今后的世界主要是芯片、云、数据,而产业的价值在于芯片+云+数据。

而从企业的发展壮大来看,集成电路企业的IP关系到发展并购。芯原董事长戴伟民:企业在做大做强,甚至要准备并购的时候,如果你有一个很强的IP的时候,地位就不一样了。如果企业没有产出,怎么能走出来,所以IP保护很重要。如果没有IP,我国国内的人力成本就没有优势,所以希望国家重视IP。事实上,美国、日本都是经历这样的过程。”

因而一系列纵向与横向的并购重组将不绝上演,但与之不符的是“反其道而行之”的规定。融通资本CEO贲金锋提到,为了防范出现欺诈的情况,相关机构管得过细,已经将由市场决定的定价、交易结构等等全都打乱,这样成功与否都已经成了概率论,是非常不利的,因而这方面应该加强建设,从而为半导体行业提供一个比较良好的资本市场环境。

“知识产权保护不力,公司花费精力培养的人才,可能带走核心技术去创立新公司,反过来跟自己打价格战,国家对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仍有缺失。”戴伟民表示称。

而多少半导体企业回归A股之路漫漫也让业内诟病。台湾半导体企业上市频频绿灯,大陆半导体企业却一路红灯。苏仁宏指出,其实大陆半导体企业水平与台湾半导体企业(除了台积电)水平趋于一致,基本没有差别,在上市方面证监会应给予同等的支持。

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还需要10年甚至30年的努力

文章来源:电子工程世界

集成电路产业最为高科技产业,不仅仅需要的是资本的支持,它更需要的是时间。刁石京认为,我们必须要面对是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没有退路也没有捷径。集成电路业发展起来需要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努力,目前国内集成电路业强调战略需求、进口替代,这是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必然趋势,要向价值链的核心端转移。

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相关信息,请多多关注eeworld,eeworld电子工程世界将给大家提供更全、更详细、更新的资讯信息电子行业,EEWORLD原文链接:)

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:“我觉得市场在中国,中国需求这么大,只要我们不断的耕耘,十年二十年之后,肯定会出现几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,这个是坚定不移地相信。当然需要中国公司和用户给我们更多的机会。当然,我们要更多的做好我们的产品。”

责任编辑:

“实际上这个集成电路行业是国际上一个大的产业链,一个大循环,我们不可能一天之内就把我们的短板补齐,还是要坚持把手上能做的事情做好。那些短板的东西还是要靠国际合作或者其他的方式补齐,业界要进一步努力。当然国家的投入也很重要,短时间内要解决这个问题,没有五到十年是不可能解决的,还需要有耐心。”盈富泰克总经理周宁表达了类似的观点。

元禾华创陈大同:以我们现在的水平,我们并不是要取代全世界,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,这个产业应该有我们在国际产业链当中的地位,跟我们的市场相符合,能够嵌入到这里面。”

“封装测试这一块比较简单,我们基本上跟国际差距不大,设计方面可能还需要五到十年,到我们能够跟人家相比较。制造这个方面差距更大,我估计十年到二十年。最难的应该是材料和设备,材料和设备最少我估计要15到20年以上,才能融入整个世界。”陈大同还从时间节点做了一个判断。

而事实上,在中国集成电路奋勇追逐的路上,除了上述问题,产业人才缺乏、政企的角色认识同样也是这个行业面临的棘手问题。励民也坦言,当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面临的首先是人才问题,这个产业没有人才成不了事,中国大陆在高端人才培养方面跟欧美日韩及中国台湾的差距不小。

集成电路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政策和资金的支持,而政府管多管少、怎么介入、承担怎样的角色也考验着政企互动协调的能力。

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:“我觉得政府应该做政府该做的事,民间该做民间该做的事。一些初创企业小的公司,特别是是市场化操作的,政府可以做一些支持,通过基金来做,我觉得是最适合的。整个行业最后一定会逐渐的市场化。行业只有更加市场化,才会理性化,否则会有很多盲目的东西。因为政府对盈利没有明确的诉求,会导致地方政府盲目的介入投资,而过度的投资没法让这个行业发展起来。”

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人才培养,转载请注明出处: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,让更多人知道了中国芯片产业上的

关键词: